用力捏緊紙袋封口,沖田總覺得袋裡隱約飄來淡淡的香氣,讓他渾身不自在,恨不得把手上的紙袋直接扔進河裡……但想想裡頭幾包東西總結起來可不便宜,他還真不知道袋裡那一包包輕飄飄又軟綿綿的玩意竟然也挺貴的。

不過,扔了其實也無所謂,反正錢也不是他付的。

 

光用一句『這是志村妙要的東西』,就把莫名其妙被自己用衛生棉狠砸的近藤給打發了,他不但忘了要生氣,還幫他從架子上掃了不少東西放在櫃台上搶著結帳,甚至不忘多塞幾盒哈根達滋要他順便拿去進貢。

 

至於志村妙為什麼會要他這個堂堂一番隊長幫忙買女性衛生用品這種明顯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近藤似乎完全沒有起疑,大概早就很習慣被阿妙差遣去買一堆奇奇怪怪的東西。

 

真是愚蠢。

 

對於自家局長癡迷於志村家大姊,他沒意見,但是無法理解。

從近藤身上他只看到愛情把一個人僅存的智商跟恥力拉到底線之下而已,讓他更確信與其去追求女人,倒不如直接調教一隻聽話的貓來的方便。

 

 

 

 

好不容易拎著紙袋回到醫院,卻被護士通知那個笨蛋暴力女早就醒了,被送到志村家的道場裡由阿妙暫時照顧。

 

他自認倒楣地乖乖調頭,雖然強烈懷疑是某個白髮混蛋故意讓他白跑這一趟,但比起生氣,他現在只想趕快把手上的燙手山芋給丟出去。

 

加快腳步後,他沒兩下就抵達道場,招呼也不打就直接踏進門口,但寬闊的前院裡沒見到任何人影,只聞到一股食物的香味,他循著味道,馬上就找到了飄出香氣的和室,沖田隔著緊閉的紙門,聽見裡頭傳來嘈雜的人聲。

 

「來,小神樂,來吃紅豆飯吧。」新八盛了滿滿一碗紅豆飯放在神樂面前,慶祝吾家有女初長成。

 

「是阿,快趁熱吃吧。」阿妙也親切地勸誘著。

 

「唔……」神樂咕噥幾聲,腦袋依然扣在桌上,看起來非常疲憊。

 

「小神樂,吃紅豆飯代表慶祝開心的事,像是女孩子長大了。」新八想起還沒跟她說明這頓飯的意義,趕緊補充。

 

「而且紅豆對女孩子的身體很好,有補血的功……」講到一半,新八突然有些感慨,這個任性的女孩長大了阿……新八百感交集地嘆了口氣,總覺得時間過得真快。

 

「新八好噁心。」神樂側著頭,瞥見新八一臉欣慰地揩了揩眼睛,她嫌惡地說。

 

「我可是在替妳開心耶妳這傢伙!」新八臉色微紅,把盛著滿滿紅豆飯的碗朝她推了推。

 

「是是…」神樂敷衍地回應,接著有氣無力地坐起身子,光是這麼點動作就讓她覺得腰痠背痛,腹部也像被塞了一顆大石頭一樣又重又不舒服。

 

「小神樂,教妳一個舒緩疼痛的方法吧,」阿妙看著神樂悶悶的模樣,微笑地豎起手指。

 

「姊姊…」新八戒慎恐懼地看著他的姊姊,他可不覺得眼前這個每個月都要發狂一次的人能吐出什麼好建議。

 

「妳聽過哈根達滋療法嗎?只要在這種時候多吃哈根達滋,就能在我們女生體內形成一層保護膜喔,不但會減輕負腹部的悶痛,還能降低煩躁的火氣…」

 

「姊姊!!」新八大叫,企圖干擾這套根本只是滿足個人私欲的蒙古療法。

 

阿,難道這就是姐姐每個月都比正常女性還兇猛的原因嗎......

終於恍然大悟的新八無言地看著姐姐。

 

 

說起來,上次她教神樂的減肥秘方好像也是這套「哈根達滋療法」,難不成哈根達滋在姊姊心中已經是這麼神通廣大的萬靈丹嗎?!

 

「阿,除此之外,還能消除身體痠痛喔!」阿妙笑著補充。

 

「阿阿阿阿!!!小神樂妳什麼都沒聽到阿阿阿!!!」新八自暴自棄地亂吼,家裡有一座間歇性火山就算了,他可不希望有哪個夜兔族試了這個療法後變成星球毀滅大魔王阿!

 

「哈根達滋……」無視於眼前的紛亂,神樂扒飯的動作卻停了下來,有些出神地咬著筷子。

 

紙門外的沖田總悟,似乎跟她想到同樣一件事。

 

那該死的冰棒。沖田總悟皺眉瞪著手上的袋子。

他大概是腦袋被曬傷才會送她那枝冰棒,要是他當時沒做這麼多餘的事,他現在根本不用拎著這袋麻煩站在這裡。

 

「不進去?」

 

沖田回過頭,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身後的坂田銀時。

 

「……免了。」他白了對方一眼,把手中的紙袋往他身上用力一塞,接著頭也不回地離去。

 

坂田銀時摳摳鼻孔看著沖田彷彿功成身退的背影,有些好笑地拉開紙門。

 

「———新八,我要大碗。」他大聲嚷嚷,眼神瞄向桌邊還在發楞的女孩,只見她不知想起什麼露出淺淺一笑。

 

唉,女大不中留阿。

坂田銀時直覺性地這麼感嘆。

 

 

 

 

 

 

看看時間,差不多該輪到自己巡邏了,沖田總悟拿起眼罩晃悠悠地出門。

他站在屯所前伸伸懶腰,這幾天他的巡邏範圍除了正規路線外,還多轉了幾條巷子,甚至擴展到了河堤。

 

他不想承認自己的確是在找些什麼,或者說想碰上些什麼。

他轉了轉肩膀,雙臂像是太久沒使用一般發出喀喀喀的聲響。

 

自從醫院那天以來,他已經三天沒見到那個吵鬧的傢伙了。

 

手腳閒到渾身不對勁阿。沖田總悟悶笑,轉身進入常規行程之外的小巷,通常這個時間的這個地點,有很高的機率會「剛好遇到」出來遛狗的她,只是連續三天的撲空,他已經不太期待了,隨便繞一繞就打算回去。

 

「喂!」

 

沖田總悟肩膀震了震,緩緩回頭。

叫住他的聲音一如往常帶著滿滿的挑釁,讓他不自覺彎起嘴角:也太不可愛了吧這傢伙。

 

「喂!」神樂看他一臉好像在恍神的呆樣,又叫了一聲。

 

「你在這裡幹嘛阿?稅金小偷。」語氣不善,但神樂臉上卻掛著愉悅。

 

「妳…」

 

「呦,這不是沖田君嗎?」搭配著叮咚聲,坂田銀時從旁邊的便利商店裡走出,打斷他的開口。

 

沖田總悟微微一愣,看樣子他是碰上了正巧在購物的兩人。

 

「來買東西?」坂田銀時打了個哈欠,隨口問問。

 

「……沒有,正要回去。」他注意到他手上抓著一個似曾相似的紙袋。

 

銀時聳聳肩,轉身想帶著人離開,但神樂卻語帶興奮地繼續跟他搭話。

 

「喂S笨蛋!來打一場吧!這幾天休息太久手臂都快生鏽了!」神樂躍躍欲試地邊說邊掄起拳頭,。

 

「妳是哪來的格鬥家阿?」銀時回過頭來朝她腦門上敲了一記。

 

「不是說這幾天都要避免激烈運動嗎?妳以為我們是為了什麼才來買這個?」銀時晃了晃紙袋,把它塞進神樂的手中。

 

銀時抬頭瞄了一眼,也不知道眼前這個天才小子是怎麼買的,叫他去買個衛生棉,買回來的東西竟然全都標着「產婦專用」四個字,原本還當他是閉著眼睛隨便亂挑,想不到竟然又在紙袋裡翻出保險套跟驗孕棒……好吧,某方面來說這傢伙也算細心,還把預防懷孕>可能懷孕>已懷孕這三個階段的東西都準備好了,貼心到自稱是哥哥的新八拆開時差點沒吐血。

銀時搔搔頭,想著自己平時大概有點高估這個傢伙,叫他去買還真是個錯誤。

 

果然是那個東西嗎……

沒有注意到銀時的視線,沖田總悟淡淡地想起那個讓他活受罪的內容物。

 

「可是——」神樂不滿地鼓起雙頰。

 

「再說妳這家伙,連走路都歪七扭八了還想打架?」銀時涼涼地補上一句。

 

神樂臉紅了起來,沖田總悟反射性地朝她的雙腳看過去。

 

神樂防衛性地向後退了幾步,但姿勢有些彆扭,彷彿腿跟腿之間卡了什麼東西。

 

「看什麼看阿!」神樂有些自亂陣腳地大喊。

 

沖田識相地收回目光,他隱約知道她出了什麼問題。

 

「唔…」前一分鐘還興高采烈邀戰的神樂,見到他一副了然的模樣反而覺得難堪,不禁惱羞成怒起來。

 

「笨蛋性騷擾S魔人去死吧!!」她扯了一個鬼臉,氣呼呼地轉身跑開。

 

「喂—不要用跑的……唉。」銀時看著她離去的方向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只能慢慢地跟上去。

 

無端被罵還完全沒說到半句話的沖田總悟站在原地,再次體認到女人這種生物就是麻煩跟莫名其妙的組合體。

 

望著巷子尾端那個漸行漸遠的嬌小背影,空氣中彷彿還殘留一絲讓他焦躁又熟悉的香氣。

 

……可以自己買的話幹嘛讓我去買阿混蛋。他猛然想起幾天前的折磨,暗暗咒罵著萬事屋老闆坂田銀時。

 

 

接下來,他們之間的差異會越來越大吧?男女生理上的不同,只會隨著時間越來越明顯而已,而他們之間的互動,勢必無法像從前那樣毫無顧忌。

 

「嘖。」他咂嘴。

 

他唯獨,不希望她變成「無聊的女人」。

 

 

 


 

 

呃我居然把這篇放成草稿狀態好幾天都沒發現......(白癡嗎)

 

跟舊版比起來分篇的地方稍微變動了一點,所以下一篇就是延宕了三年的後續了,終於阿Q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lf 的頭像
Half

FreeLand

Hal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P
  • 竟然斷在最精彩的部分阿~~~

    期待更新!!!!!
  • Medusa
  • 終於要看到新進度了嗎!!!
    超可愛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