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笨女人!」被叼在狗嘴裡還以時速120衝刺,就算他身為一番隊長也感到吃不消,只好開口大吼頭上那個完全沒在管乘客死活的危險駕駛。

 

不過沖田還沒來得及叫她停下來,巨大的白狗就突然急煞車,接著很自然地鬆口,直接把他甩出一個漂亮的拋物線。

 

「…混帳…」他咒罵著爬起,很快就發現自己摔在草地上,柔軟的草皮緩沖了不少撞擊,所以不覺得有太多痛感,他抬頭張望四周,果然是他們彼此間最熟悉的河堤。

 

「好了,準備接招吧。」神樂站在遠處,左右扭扭脖子,按了按手指的關節,把全身弄的喀喀響,徹底進入戰鬥姿態。

 

「我說過沒什麼好打了吧?」沖田瞇起眼,一點也提不起興致,他的目光略略掃過她的全身,看起來她今天刻意穿著好活動的衣服,明顯有備而來。

 

「那又怎樣?」神樂不屑地哼了一聲,瞇起眼睛,「我這幾天想了很久……既然你不想打,那我就打到你還手就好了。」

 

她勾起冷笑,像掠食者般舔了舔嘴唇:「不出手的話就努力防守吧,膽小鬼。」話一說完,神樂立刻箭步躍到他面前,沒讓對方有任何猶豫的時間,雙手一揮,直接劈下沉重的一擊。

 

「妳是哪來的野蠻人阿。」沖田反射性地抽起刀鞘擋下,一傘一刀隨即在空中互相壓制,但夜兔與生俱來的力量讓他握刀的手微微顫抖,他不耐地咋了咋嘴,很快放棄力氣上的比拼,往旁邊一閃,讓她劈了個空,伴隨著巨大的聲響,他原本站著的位置瞬間出現一個大洞。

 

「我可沒時間繼續陪妳玩阿,大小姐。」沒等對方跳出洞口,沖田冷淡地轉身,然而才跨出第一步,馬上就多了紅色的身影擋在前頭。

 

不知道什麼時候移動到他面前的神樂站在坡上,用著居高臨下的眼神俯視著他。

 

「很快就結束了,稅金小偷。」她嫣然一笑,像砲彈一樣直衝向他,一接近到可觸範圍內就是接二連三的拳腳攻勢,完全不給對方停歇的機會。

 

「喝阿!!」神樂跳上跳下地不斷從各種角度攻擊,而沖田面對如此猛烈的連續技,漸漸沒了平時的游刃有餘,他暫時無法再分神思考怎麼直接抽身走人。

 

「嘖!」幾分鐘過後,毫無縫隙的攻勢加上一味防守的疲累,終於讓他拔出刀,惱怒地斬下第一次攻擊。

 

「哼──還以為你能撐到什麼時候呢?」神樂翻身閃過,像個打賭成功的孩子般訕笑起來,這諷刺意味濃厚的笑聲又讓沖田的理智斷了幾根神經。

 

「白癡女人!」他大吼一聲,揮起劍,認真想要砍了這個天殺的傢伙。

 

神樂愣了一下,看著他急速縮小的紅色瞳孔,赤裸裸的殺意刺在她的皮膚上,這種感覺既熟悉又陌生,正是他們幾個月前最普通不過的相處模式。

 

她笑了起來,但跟剛才刻意的揶揄不同,她滿足又過癮地投入對戰中,讓身體重新體會這久違的氣氛。

 

「去死吧!」沒注意到她態度的轉變,轉守為攻後的沖田專注地尋找下手的時機,趁著她一瞬間的大意,他打掉對方的紙傘,而神樂也不甘示弱地踢飛他的刀,下一秒,他們引爆最高的戰意,想著只要把對方摔出去的話──

 

「……!」在沖田打算抓住神樂的衣襟時,他突然想起什麼,伸出去的右手及時煞車,像是中了點穴一般硬是停在半空中。

 

本來也想把人抓來過肩摔的神樂,看到他停下手,只頓了半秒,立刻火冒三丈地改變了伸手的方向,反過來抓住對方停滯的右手,用力壓向自己的胸口。

 

「怕什麼阿!大白癡!!」神樂大喊,惡狠狠地瞪著面前完全傻住的男人。

 

腦袋一片空白的沖田呆愣許久,直到她再次哇哇怒吼,小小的胸脯隨著共鳴強烈地震了又震,他才驚愕地回過神,急著想抽開手。

 

「妳才腦袋進水吧!!給我放手阿笨女人!!」沖田不可置信地想掙脫某個神經暴力女的失控行為,但他的右手被夜兔之力牢牢地固定在她的胸前,想動也動不了,手中不斷傳來對方節奏快速的心跳,還有柔軟的觸感。

 

「我不要!」神樂斥聲駁回,更用力按住他的手,「給我看著!我才不怕你碰!」

 

「什……」沖田愣了愣,看著她不服輸的眼神,猛然回想起他們起爭執的那一晚;當時他作勢伸手襲胸,她立刻下意識地跳開。

 

「膽小鬼!!就算我是女人,就算身體變了,我也不會輸給你!」

 

 

聽著她氣到像是快哭出來的怒吼,沖田震撼地睜大眼,他從來沒有不承認她的實力,甚至還有些慶幸有她這樣針鋒相對的惡友,為自己每日無聊的巡邏增加了不少樂趣。

 

但自從恰好參與了她身為女孩子成長的瞬間,沖田開始感到他們之間的平衡微妙地被打亂,她越是顯露出「女性」的那一面,他就越無法用過去的態度待對待她。

 

儘管自己是在男人堆中長大,曾經有個姐姐的他多少還是知道女人是先天上比較弱勢的一方,她們的身體為了生育下一代,會隨著時間塑造成與男人截然不同的曲線,上上下下都是需要被保護的弱點

 

只是他沒想過這傢伙會了證明自己的弱點不是弱點而做到這種地步。

 

噗哧一聲,他不小心笑了出來,馬上惹來神樂不滿的瞪視。

 

「暴力,暴食,以及豆腐腦嗎……」他喃喃說道,重新定義了對方的組成物。

 

「蛤!?」

 

「夠了,放手。」他收起笑,冷靜地說。

 

「才不要,我不是說……」

 

「再不放手我要掐下去了,笨女人。」他輕輕動了動手指,包覆在手掌中的柔軟立刻被壓出五個凹陷,神樂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得刷紅臉,但還是沒有放開他。

 

「掐、掐就掐阿!誰怕誰阿!」儘管力量開始動搖,神樂仍然倔強地哼了哼。

 

真是從沒看過這麼……

沖田不禁感到一陣脫力,連這樣的威脅都逼退不了她,那他乾脆直接說要侵犯她算了。

 

「……妳不放手要怎繼續打?」他好笑地從手中感受到對方的心跳明明漏了幾拍,卻還是堅持不放手。

 

「所以說……咦?」神樂愣了幾秒,不太確定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你要繼續打嗎?」她呆呆地看著沖田,但這一瞬間的大意,立刻讓對方得以趁隙掙脫。

 

「阿…!」神樂懊惱地叫了一聲,想著這混蛋居然用這麼卑鄙的方法令自己鬆懈,拔腿正要追上去,卻發現沖田只是一邊轉著手腕一邊好整以暇地站在原地。

 

「憑妳那種洗衣板也想讓我碰……長大一點再來吧!」沖田看著一臉迷惑的她,非常惡質地勾起壞笑。

 

「什麼?!我、我現在已經比大姊頭還大了!再過幾年就會被比小猿還大啦混蛋!!」神樂不服氣地挺起胸膛,再怎麼說她這幾年也算小有長進,「不然你過幾天再摸一次阿!我告訴你,那個來的時候我的胸部還可以漲到C……唔?!」

 

啪的一聲,沖田動作迅速地一巴掌堵上她的嘴巴。

 

「妳是白癡阿?」沖田額上跳起青筋,實在不清楚這女人害羞的尺度在哪裡,他看了看周圍,確定附近只有一條閒著沒事的巨狗,才緩緩把手放下。

 

「不要隨便透漏這種沒用的訊息,笨女人。」

 

「……囉囉嗦嗦地煩死人了!」剛剛被捂得滿臉通紅的神樂呼了口氣,很不滿地大聲抱怨:「胸部小也要嫌,大了也不能講,那你到底要怎樣!?有胸部就不能跟你打嗎?」她皺著眉頭想了想,有點懷疑地盯著他看:「……你該不是只喜歡男…」

 

「並沒有。」沖田翻了個白眼,「給我聽好,既然妳這麼不在乎,那我以後也不想管什麼社會常識了。」

 

「蛤?」

 

「之後每一場架我都會帶著殺死妳的決心全力以赴,給我作好準備吧。」沖田挑戰意味濃厚的笑了笑。

 

「……」神樂瞇起眼打量許久,才跟著揚起好戰的笑容:「一直在等你這句話阿,混帳稅金小偷。」

 

「那生理期需要休戰嗎?『女人』?免得妳又昏倒了阿大小姐。」他端起一臉虛假的紳士態度,諷刺地向她確認遊戲規則。

 

「怎麼可能?我可是會把你踢到跟『女人』一樣下體出血。」神樂高傲地否決,過了初經時的不適應,現在的她面對每個月麻煩的那一周……只是會暴躁到想抓個人來發洩罷了,就耐操度來說,她的好敵手簡直就是量身打造的沙包。。

 

「那還真是危險阿,還是早點逮捕對世界上的男人比較好吧。」他愉悅地拔出刀。

 

「讓你體驗一下當女人的感受不是也很好嗎?」神樂也握緊紙傘,盯緊對方的動作,同時間衝到對方面前展開第二次激戰──

 

 

 

就如同往常一樣。

 

 

 

 Fin.

 


 

 

※※番外

 

 

「我說──神樂。」坂田銀時一面動著筷子,一面瞄著對桌吃相狼狽的少女

 

「姆?」神樂含著滿嘴的飯菜,口齒不清地應了聲。

 

「妳下午又要出門?」銀時看了看窗外的天氣,晴朗多雲,很適合夜兔的她在外面跑跑跳跳。

 

「恩!」神樂點點頭,還是忙著塞食物到嘴巴裡。

 

「雖然有體力是很好啦……」銀時有些猶豫地搔搔臉,突然變了話題,「那個傢伙會手下留情嗎?」

 

「?」神樂不解的看著他,想了一陣後,稀哩呼嚕把食物都給吞下肚後才回答:「你說稅金小偷嗎?不會啦,我們約好每一次都抱著殺死對方的覺悟欸。」如果放水的話雙方都會暴跳如雷。

 

「就算剛好是『那幾天』?」銀時挑起眉,他很懷疑之前為了神樂開始有生理期就不知道在糾結什麼的臭小鬼,會突然變得這麼毫無顧忌。

 

「上次證明過了阿,不管那幾天還是這幾天,本小姐才沒什麼有弱點的一天。」神樂幫他盛了一碗湯,自己也喝了起來。

 

「但是太多的肢體接觸也不太方便吧?」銀時還是皺起眉頭,想起她最近才被阿妙帶去買合身的內衣,雖然自己沒跟去,但看歸來後阿妙臉上那要崩不崩的僵硬笑容,想必這小女孩也成長了不少……他不相信那個小子沒注意到。

 

「沒關係啦,如果是他的話被碰到也沒什麼關係。」神樂話一出口,差點讓銀時滑掉手中的筷子,沒想到下一句又立刻讓他噴出口中的湯:「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碰了。」

 

「什……」銀時咳了幾聲,非常詫異地瞪著完全不覺得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少女,「爸爸可不是這樣教妳的吧!」那個「男人都是禽獸」的箴言是不是該讓她罰抄一百次阿!!

 

「恩───沒辦法,認真打就是會碰到嘛。」神樂聳聳肩,「如果是一般男人我會雙倍揍回去,可是我又不覺得他是男人……」應該吧?神樂歪著頭想了想,自從上次自己豁出去強迫他摸胸後,之後再被碰到都沒什麼害羞的感覺,畢竟是打架中不可避免的意外,如果一直在意這種事,只會讓身手遲鈍而已。

 

「妳阿……」銀時重重嘆了口氣,不知道該怎麼從頭教育比較好,說起來那個S小子也挺悲哀,先前一直迴避成長為女人的她,現在調適過來反而不被對方當男人看嗎?

 

「那個混蛋大概以為這是我的弱點吧,」神樂不以為然地回想,「感覺最近總是瞄準胸前出手……」雖然十次有九次會被她擋掉,但不知為什麼對方看起來好像還蠻樂此不疲的。

 

「……」

 

「小銀?」

 

「我今天跟妳一起出門。」

 

 

 

 

 

 

晴朗多雲的午後,河堤一如往常地爆發雙人戰鬥,只是紅髮換成了白髮,紙傘換成了木刀。

 

 

 

 

 

 


 

 

 

我,寫,完,了!!!!!!!!!(在山中大喊)

我的媽呀這種全身暢通感!!我終於寫完了嗚嗚嗚QQ

 

最後一篇真是有夠長,但我怎麼也無法好好分配一點到上一篇去(捂臉)

算一算全篇字數也有2萬了!雖然對部分寫手來說是小case但對我來說真是苦差事...

我以後還是乖乖寫短篇就好,恩。

 

關於這一篇,打鬥部分其實寫得很開心,果然他們兩人還是要一直相愛相殺(?)下去阿

而文中提到生理期會胸脹的事,恩....大概不是每個人都會啦,雖然我會(不要自己講出來)

男生八成很不了解生理期的大小事,所以在寫這一系列的時候,我時常把自己轉換成男生的角度去想像,結果深深覺得若不是親身經歷,應該都會覺得衛生棉啦經痛啦走路有點彆扭這些東西感到"無法理解"吧。

不過女生也不能理解下體被踢到有多痛就是了XD(其實女生被踢也會痛,只是痛覺應該差很多)

 

至於番外篇的話,就只是在描寫性騷擾全開的S王子(喂)

 

再一次灑花慶賀完成這個折磨我很久的長篇!!

同時好想找人大叫一下最近漫畫進度真是超好看的啦!!!!!!!!!!!!!!!!

兄妹操戈什麼的......好虐好精采啊!!但是我跪求這不是銀魂完結的節奏!!!

就算主線走完了,平常白癡的日常篇也可以一直畫下去阿空知老師!

我真的好擔心現在這麼高漲的劇情會迎來漫畫的完結..........

 

嗚我會一直愛銀魂下去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lf 的頭像
Half

FreeLand

Hal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BP
  • 終於等到結局了~~~
    不過番外篇細節部分好想知道XD

    最近的漫畫真的有要完結的感覺QQ
    不過每一篇都好精采好刺激!!
  • 嗚嗚對不起讓你久等了(跪)
    細節.....出個性騷擾特輯嗎XDD

    真的猜不出漫畫要怎麼走啊!!
    而且松陽老師真是....長的很漂亮欸XDDD
    小時候的銀時也超級可愛~~

    Half 於 2014/11/03 14:51 回覆

  • Medusa
  • 嗚喔喔喔終於完結了!!!神樂真的很奇葩啊竟然用這種方式www
    故事很好看喔!辛苦妳了ww
  • 嗯嗯也辛苦你們一直等...orz
    完結總覺得放下心中的大石頭了
    感謝你能夠看完它QQ

    我覺得沖神要在一起應該都是很不普通的形式...
    相愛相殺最適合他們喇!!!(喂)

    Half 於 2014/11/08 00:40 回覆

  • Ivy
  • 好好看
    沖神銀最高!
    好喜歡你的劇情設定啊
    還原度超高~
  • 謝謝你XDDD
    難得看到有訪客說喜歡沖神銀,好開心啊!!
    真的太感謝你的讚美了///

    Half 於 2015/05/24 21: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