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切換著電視頻道,沖田不經意地將畫面停在重播好幾回的經典卡通上,看著某個白衣變態教授示範要用什麼原料才能做出三個飛天小蘿莉。

 

『糖、香料、以及各種美好的味道。』

 

對於這句洗腦的台詞,他不以為然地用鼻子哼了哼,在他的認知裡,還真沒半個女人像是這三種東西構成的,除了姊姊以外,倒不如說所有異性都是用眼淚、噪音、跟兩團脂肪聚合出來的生命體。

 

但如果是她,那又是另外一個特例了,肯定是用鼻屎、嘔吐物以及各種窮酸的味道才做得出那個暴力白癡中華女孩。

 

……只有那天夜裡的她看起來完全不是這種髒兮兮的模樣。

 

她頂著從來沒有過的成熟裝扮出現在他面前,他不否認自己有些驚艷,連她舉手投足間若有似無的嫵媚都令他懷疑是不是找了替身。

 

那種和平時不同的違和感,彷彿化作一道障壁包圍著她,一接近就會發出警訊、一碰觸就會碎個滿地。

 

『……因為我是女人?』那個平常有點笨的傢伙意外地立刻看穿他態度轉變的原由。

 

現在一閉上眼,還是會回想起她說這句話時不可置信的表情,被自己調侃、諷刺、甚至是摸上了一把,她都沒有哭,只是一雙眼睛憤怒到像是快噴出火,拳頭也捏得微微顫抖。

 

儘管生氣,最後她也沒追上來,沖田猜想她自己大概也隱約被踩到痛處。

全身都是破綻,追出來又有什麼用呢?

 

「早點認清現實吧。」他關掉電視喃喃自語,不只是在說她,也是在說給自己聽。

少了一個對手,也不知道多久才能習慣。

 

 

 

過了幾天,才在想著要怎麼迴避以往的巡邏路線,沖田就先在偏遠的便利商店裡遇上了意料之外的熟人。

 

「……老闆,這裡不是你會來的地方吧?」他沒好氣地看向身旁拿起JUMP翻閱的坂田銀時。

特地來這間根本不在歌舞伎町內的便利商店,他一點都不覺得是什麼巧遇。

 

「阿──沖田阿,真巧。」銀時非常不驚訝地瞄了他一眼,又低下頭去翻他的漫畫,「沒辦法,平常去的店裡JUMP都賣完了。」

 

沖田翻了一個白眼,默默拿著他要買的飲料去結帳,然後站在門外等著對方跟出來。

 

「老闆,你從近藤先生那裡學到跟蹤的技巧嗎?」叮的一聲,沖田對著走出來坂田銀時彎起嘴角,不意外地看見對方手上什麼也沒買。

 

「那種猩猩還是關起來對社會治安比較好阿,難道動物園不收嗎?」銀時挖了挖鼻孔,不否認自己的確是一路尾隨過來。

 

「來說教的?還是來揍我的?」看對方拖拖拉拉不打算直接進入正題,懶得跟他胡扯下去的沖田乾脆先把話給挑明。

 

他沒那麼天真得認為那天晚上這個男人一直都在蒙頭大睡。

 

「恩­­?揍你感覺挺麻煩的,我可不像神樂那傢伙那麼有毅力。」銀時抓抓亂翹的頭髮,表現出真心覺得很浪費體力的樣子。

 

「說教什麼的也很麻煩阿……看你一副就是反抗期的中二少年,我還不如去打小鋼珠。」

 

「那就再見。」

 

「欸,等等等等,」銀時一手抓住沖田的右肩,阻止了轉身就要走的年輕人,「那個阿,我家那個小鬼,只要遇上你吵鬧程度就會變成平常的三倍,什麼『稅金小偷今天被我踢了一腳』、『那個超S笨蛋有錢買冰棒我都沒有』,簡直跟觀察日記一樣煩阿。」

 

坂田銀時大嘆了口氣,抱怨著自己可沒興趣天天收聽一個男人的生活瑣事。

 

「但是這幾天特別安靜阿,也不怎麼出門,我想原因如果是出在某位稅金小偷身上的話……」

 

感覺到肩膀上的壓力越來越重,沖田反射性地回過身。

 

「那就把她還給我吧?」

 

沖田愣了一下,剛剛一閃即逝的怒意簡直就像錯覺一般,完全沒有殘留在對方半吊的死魚眼裡。

 

「……我不記得我有搶過任何人。」甩開右肩上的箝制,他沉默了幾秒才回應。

 

「搶?頂多是借吧。」銀時搔搔下巴,自顧自地說著:「那傢伙可是連自己家事輪值的時間都偷跑出去跟某個公務員在河堤揮灑無謂的汗水阿,那些白白浪費的時間多到都可以去跟真選組申請國賠了。」

 

沖田挑起半邊眉毛,很想直接吐槽這段話根本有著嚴重的不合理。

不過無論如何,從今以後他也不會再和她拳腳相向了。

 

「不會有下次了,放心吧。」

 

「我說夜神總一郎君,雖然我們家那隻算是規格外,不過也是挺可愛的吧?」對於他的劃清界線,銀時頗有興味地開口,「本來覺得要給年輕人一點空間……不過看過她那天晚上的裝扮,我也越來越不想放手了呢。」

 

「……」

 

「跟你不一樣,沖田總一朗君,我可是很期待那丫頭的成長。」

 

「……老闆是監護人吧?」聽著對方一連串分不出真假的發言,沖田語氣不善地質問。

 

「有規定監護人不能出手的嗎?」

 

「你…」

 

「沖──田──總──悟───!!!!」

 

被自己的名字給硬生打斷,沖田愣了半晌,好不容易把視線對焦到遠方伴隨著塵土飛揚的巨大物體上。

 

「找到你了!大渾蛋!」神樂騎著定春,意氣風發地朝他奔馳,「上阿定春!!」接收到命令,定春乖順地汪了一聲,大口一張,直接把沖田叼在嘴裡。

 

「什、喂?!」完全沒料到會有這種發展,沖田吃驚地掙扎,但卻被尖利的巨牙給牢牢定住,絲毫動彈不得。

 

「好!走吧!」回收目標物完成後,神樂拍拍定春的頭,正要重新起步才發現小銀站在附近,看上去一臉拿她沒轍的表情,「咦?小銀你怎麼也在?」

 

「晚餐前不回來就沒飯吃了阿。」銀時摳了摳鼻孔朝她彈去,沒多說什麼。

 

「恩,知道了!」神樂咯咯笑了起來,不甘示弱地回敬他幾顆鼻屎後才騎著定春離開。

 

「謳歌青春吧,臭小鬼們。」

 

銀時非常不痛快地嘖了幾聲,才悻悻然地走回店裡去翻架上的寫真集。

 

 

 

 


 

阿阿,不知道怎麼分段啦!!(抱頭)

明明應該是最後一章誰知道分起來又變得怪怪的阿!

一直都在調整最後一章的段落,全部放好像很長,分段放又顯得很短,結果搞到最後還是決定先放這一段上來好了.......

因為還想寫一點番外之類的東西,結局等明後兩天再看要怎麼合併唉(跪)

總之這回就是....示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lf 的頭像
Half

FreeLand

Hal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