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她總是夜不成眠。

 

神樂蜷著身,把自己縮到最小,但翻身的空間依舊狹窄,她只好盡量保持同一種睡姿,但代價就是隔天清醒後的腰痠背痛。

 

其實睡在沙發上是更適當的選擇,至少她還能不受限制地伸展手腳,但她不敢這麼做,每到夜晚照樣乖乖爬進她專屬好多年的壁櫥,乖乖地當萬事屋裡的多啦A夢。

 

如果她像哆啦A夢一樣是固定尺寸就好了,她這麼想。

 

她在長大,身高在時間累積下慢慢拉長,不知不覺當年塞得剛剛好的壁櫥如今已經變得這麼擁擠了,光是坐起身頭都快撞到天花板。

 

ちゃん有沒有發現了?

 

她很害怕,下意識地避免跟他站得太近,就怕被看出兩人之間縮短不少的身高差。

但她也知道這種行為無濟於事,就算隱瞞了身高,其他性徵跟容貌上的差異一定也能看出她的蛻變,她低頭,望著胸前幾年來遮蔽越來越多視線範圍的兩團脂肪,該開心卻開心不起來。

 

她想起幾年前的某天,銀ちゃん突然帶著她到阿妙那裡,兩人小聲交談幾句後他就先行離開了,留下一臉茫然的她被動地跟著阿妙去百貨公司,挑了生平第一件鋼圈內衣。

 

直到被店員姊姊光明正大地襲胸,左喬右喬地告知正確穿法,她才開始覺得難為情,在試衣間裡透過鏡子打量著穿上內衣的自己,不是像小可愛一樣的少女內衣,而是真正有鋼圈固定胸型的內衣,把胸前撐起來的樣子就像真正的女人,讓她有點興奮又有點不好意思。

 

但回到家後一股違和感席捲而來,她抓著裝內衣的紙袋躲進浴室裡發呆。

 

這些,洗好之後要晾在哪裡?

 

像往常一樣和銀ちゃん的內外褲一起晾在陽台?好像,有哪裡怪怪的。

為什麼一直以來一起曬內褲都沒什麼感覺,現在多了內衣卻覺得很彆扭?明明是ちゃん讓阿妙帶她去買的阿!

 

明明、是他先發現她長大了。

 

「……唔!!」神樂抱著頭蹲在地上,滿臉發燙。

 

比自己還要早察覺自己身體的變化,他的敏銳瞬間讓她強烈意識到他們的關係立場有多微妙。

 

不是父女、不是情人,只是同居很久的老闆和員工。

這簡直是經典愛情喜劇的故事設定。

 

以前的她還是小孩子,頂多讓銀ちゃん被冠上蘿莉控的罪名,然而一旦她越來越成熟,外人多半會開始戴起有色眼鏡來檢視他們的同居關係吧。

 

真不知道「坂田家的壁櫥住了一個小丫頭」跟「坂田家的壁櫥藏了一個女人」哪種聽起來比較糟糕。

 

自從這天開始,她的不安就隨著她的身體正比成長。

 

洗個內衣褲遮遮掩掩,晾衣服也刻意錯開時間,她不懂為什麼好多事突然做起來變得綁手綁腳了,她明明想跟ちゃん炫耀自己漸漸像個女人,但同時又很害怕越來越不是小孩子的自己。

 

矛盾的想法最後讓她找不到自己在這間房子裡的定位。

 

她想留下,卻很怕被趕走。

 

其實不用在乎世俗的眼光,大可大方賴著不走,但偏偏她隱約查覺自己對他的感情不完全單純。

她喜歡新八,喜歡時,可是不會對新八產生害羞的兩性意識,所以她斷定自己對ちゃん應該多了某種比較特別的感情。

 

她不知道銀ちゃん是怎麼想的,對於她的成長他似乎都沒什麼不自然的反應,頂多兩人間肢體上的互動變得比較小心,以避免碰到尷尬的地方,但就這一點而言新八也是一樣的態度,因此無從拿來做比較。

 

神樂又想起很久以前,她的親生爸爸星海坊主到地球企圖帶她回去時,銀ちゃん曾經二話不說就叫她離開萬事屋,她知道他是為了自己好,但當時難過震驚的心情她到現在都還記得。

 

如果跟銀ちゃん抱怨壁櫥不夠大了,他會不會又要『為了自己好』立刻叫她搬出去呢?

 

她不想離開。

 

 

「銀ちゃん……」胡思亂想了許久,不知不覺她走出壁櫥,輕輕拉開和室的紙門,小聲呼喚只露出一頭亂髮在棉被外的坂田銀時。

 

「銀ちゃん……」她站在如同兩人關係界線的紙門外,語氣委屈地不斷重複他的名字,直到那團棉被動了一下,坂田銀時才睡眼惺忪地探出頭。

 

「幹嘛阿?」他模糊不清地咕噥,轉頭看了下鬧鐘,確認現在是凌晨兩點,然後拋給她一個白眼。

 

「我睡不著。」

 

「睡不著的話就睡到睡著為止就好了阿……真吵…」

 

以前她睡不著時銀ちゃん也是這樣敷衍自己的,就算後來她大鬧了一番吵得他受不了,他還是替她想了許多辦法,甚至爬起來煮宵夜給她

 

回想起這份包容就令她愛戀不已,忍不住又想向他撒嬌。

 

「銀ちゃん我想睡這裡。」

 

「不要吵到我就好。」大概是太睏,銀時並沒有反對,這讓她有點高興,狡猾地想趁他半睡半醒的狀態下豁出去提出自己的希望。

 

「不只是今天,以後也想睡在這裡。

 

……阿?那妳是要我睡沙發阿笨蛋。」銀時拖了很久才吐槽,顯然大腦還在夢遊中。

 

「一起睡這裡就好了。」

 

「白癡嗎妳。」這句話倒是接得很快,神樂猜想他也差不多恢復思考能力了,但她不想妥協。

 

「壁櫥太小,睡不下了。」

 

「那

 

「不然我睡沙發也可以,在客廳打地鋪也可以,」神樂先發制人打斷他的話,「但是我不要離開萬事屋……不要離開銀ちゃん」她囁嚅得補上最後一句,聲音小到像在自言自語,但她相信他有聽見。

 

……

 

空氣很沉默,安靜得讓神樂屏住呼吸,希望他不是假裝又睡著了。

「最近很冷,睡沙發會被新八罵。」好半天終於聽到他應了句不知道什麼意思的回答,神樂疑惑地等待下文。

 

……不准越線。」他伸手在棉被旁劃了一道看不見的界線,接著轉過身埋頭不再理會她。

 

神樂傻了一下才回神。

 

她慢慢退出房間,回到壁櫥抱出她的枕頭棉被,小心翼翼地搬運過來,緊貼著剛剛的空氣界線鋪好自己的床位,然後躲進冷冷的被窩中安靜躺好。

 

她側身正對著他的後背,估算著兩張床鋪間的距離只有一隻手臂的長度,要是把腳踢出去一定可以碰得到對方。

 

雖然沒人看得到,神樂還是拉起棉被蓋著自己微紅的臉頰。

如果他為成長為女人的她設下的界線是這麼的近,那她是不是能期待界線消失的那一天?

 

好喜歡你。

 

「晚安,銀ちゃん

 

被窩還沒暖起來,她的心卻已經很膨脹。

 

 


 

 

「什麼晚安阿……」聽著身後傳來均勻的呼吸聲,銀時終於悄悄轉過身,凝視著幾分鐘前嚷著睡不著、結果現在掛著微笑安然入夢的傢伙。

 

又再自說自話了,這個任性的臭小鬼。

 

以前也是這樣半夜來吵醒他,想盡辦法讓她睡著卻搞得自己筋疲力盡,最後她靠著莫名其妙的鬼故事廣播順利進入夢鄉,只留下被嚇得不輕的自己失眠到天明。

 

現在又來這套了,銀時沒好氣地在心裡翻了個大白眼。

睡得那麼安詳,也不想想他又被她弄得睡不著了阿混蛋!

 

那聲晚安是怎樣?別用那麼充滿感情的聲音道晚安阿!那種語氣、那種音量……簡直就像是在他耳邊輕聲說「我愛你一樣。

 

銀時慶幸自己早早就轉身背對她,不然他可能無法好好克制自己的臉部肌肉。

 

「什麼時候長成這麼狡猾的孩子了?爸爸我好傷心阿。」他碎念,伸手小心翼翼地撈起一束超線的紅色髮絲。

 

爸爸嗎?

 

他自嘲地笑笑,腦中浮現某個愛女成癡的禿頭星際獵人。

此時此刻他真想跟他談談女兒經。

 

自從收留她的那天起,他不知不覺在街訪中多了個蘿莉控的稱號,雖然多半是玩笑性質、他也極力否認,但有時他自己也會稍稍懷疑他對她的感情是不是超過某種程度。

 

他對她相當寵愛。

 

這是每個人都看的出來的事實,他也有自覺。

 

可是這難道不是做為爸爸這個角色延伸出來的感情嗎?

會關心她、照顧她、在聖誕節扮聖誕老人討她開心、在她交到男朋友時焦躁不安,這些全都跟她親生老爸一模一樣,所以不該有什麼奇怪。

 

怪就怪在他覺得她越來越吸引自己的目光。

他好像變得可以敏銳察覺她的變化,譬如頭髮長了、身高抽高、身上開始出現女人特有的曲線剛開始他都認為父女住在同個屋簷下,會注意到這些事也是當然的,但當她偶爾撒嬌撲到他的背上,或是清晨起床時見到她迷迷糊糊地笑著跟他說早安,那種內心的震盪好像就不是可以用父愛來掩飾過去了。

 

她有很多表情跟小動作是他想占為己有的,就算是親生爸爸也不想讓他看見。

 

「就像現在這個表情…」他膩愛地注視眼前睡得毫無防備的精緻臉孔,那張彷彿做著好夢的幸福睡臉令他百看不厭。

 

別這麼幸福阿。

妳面前不過是個分不清是蘿莉控還是女兒控的臭大叔而已。

 

設下界線也只是基於對她親生老爸的一點尊重。

但明天開始那條線會變得怎麼樣他也不知道,如今他已經不可能放手讓她離開萬事屋,但壁櫥睡不下了、他也捨不得她去睡沙發,接下來他們的距離也只會越靠越近而已。

 

「唉。」他嘆口氣,徹底失眠。

 

光是思考該怎麼回應那聲充滿愛意的晚安就足夠讓他整夜不闔眼。

 

「劃界線到底有什麼意義阿……」

 

就算身體不超線,感情也早就越線了。

 

 

Fin.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順順得打出這篇文章了!!

雖然最近原作沖神甜頭很多(感謝空知)

但我也還是很喜歡銀神啊!!

其實有蠻多人都會跟我說不太能接受銀神

恩....我記得我一開始好像也不萌這個CP吧(也覺得是父女)

但最後是怎麼喜歡上的我也不知道

只能說現在不管銀神親情向或愛情向我都很喜歡

於是就寫出這篇互相糾結的銀神了

父女情很溫馨,但若慢慢轉變成愛慕之情也不會太奇怪

因為感情本來就是很複雜的東西嘛XD

還有說到蘿莉控

動畫中神樂拿到手機那一集我印象很深

除了神樂很可愛之外

有一段凱薩琳叫阿銀傳簡訊給神樂:"快!快跟她說你是蘿莉控!"

結果阿銀吐槽大罵

這一段漫畫上沒怎樣

動畫裡阿銀卻臉紅了(你眼睛也太利了吧)

當下我只能反覆的回放這幾秒萌得死去活來.....(靠)

好啦我廚完了,感謝各位點閱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lf 的頭像
Half

FreeLand

Hal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