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時熱鬧的美式足球社辦現在十分的清閒。今天是一年級們的校外教學,身為隊長的蛭魔妖一對這個活動十分不滿。

 

死矮子們去什麼白痴教學?!通通給我留下來練習!───他一開始是這麼說的。

不過最後還是讓他們去了,這自然不是因為他們可憐兮兮的眼光感動了他,而是另有其人從中制止了。這般妥協讓他不得不拿著可愛的黑色小手冊到校長室去宣洩一番。

 

而現在蛭魔妖一在鍵盤上敲著清脆的節奏,安靜的社辦讓聲音更顯突出。

 

喀喀。喀喀喀喀。

王城隊戰力分機

 

手停下,按了倒退鍵。

 

喀喀喀喀。

王城隊戰力分析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王城隊戰力分析:

跑廢-金 清十郎

 

手又停下,這次倒退鍵敲的有些大力。

 

喀喀喀。喀喀喀。

王城隊戰力分析:

跑衛-進 清十郎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王城隊戰力分析:

跑衛-進 清十郎

身稿:1755cm 提重:711kg

 

本是靈活的雙手三度停下,手上冒了許多青筋,洩恨似地用力壓在倒退鍵上直到一個字也看不見。

蛭魔努力壓抑自己的情緒,把頭從電腦前抬起看著前方。

 

「死管理人妳要幹什麼?」他問,帶著些微的怒氣。

沒錯,她到底要幹什麼,從剛剛就一言不發的盯著自己看,越過電腦,她的視線讓他渾身不對勁,想故意忽略卻從自己的百分百的錯字率中證明失敗。

 

「我?」涉嫌擾亂人心的犯人姊琦真守聞言如大夢初醒般地抬頭,放下原本撐著下巴的手。

 

「妳從剛剛就在看什麼?」

 

「沒有啦,我只是在想蛭魔你為什麼這麼喜歡喝黑咖啡。」

 

這是什麼理由?

真是太令人不爽了,這個女人。蛭魔心想。

他蛭魔妖一向來堪稱惡魔,沒有人不敗在他可怕的死亡筆記本上,也沒有人會輕易跟他作對,更沒有人敢輕易接近他,然而這全都被眼前這個拿著掃把的少女歐巴桑給一樣一樣推翻了。

 

好吧,他承認她的外貌像天使多過於歐巴桑。

 

儘管如此,他還是很不爽。

這女人比任何一個球隊都還令他感到棘手,先是挺身出來幫瀨那他們擋子彈,說什麼「不准欺負瀨那」這類的老話,在跟自己激烈的爭辯中把他們全都安然的送上遊覽車,然後現在又不知死活的害他心神不寧,而且還發現她看的原來是桌上的咖啡而不是他。 

 

這一點著實讓他更加的不爽。

 

「不干妳的事。」他回答。

 

「什麼嘛!」姊琦真守看起來並沒有生氣,顯然早就料到這種答案。

 

「你不覺得,黑咖啡光是看就覺得苦嗎?」每次看他喝下去她自己都替他覺得苦。

 

「總比妳那甜死人的噁心泡芙好。」

 

「才、才不噁心呢!」姊琦真守生氣的反駁。什麼都好,侮辱泡芙的人就是不對。

 

「嗤!誰管妳阿!還不快點再去泡一杯咖啡來!」蛭魔妖一咕嚕嚕地一口氣喝光那杯黑咖啡,把空杯子推給了她。

 

「哼!」姊琦真守雖然不高興但還是接過杯子。

 

事實上這麼做只是希望她快點離開自己的視線,因為她氣紅的臉讓他心裡有些不對勁。

 

冷靜點,蛭魔妖一,這只是因為咖啡喝多了所引發的心悸,跟這個女人完全沒有關係。

蛭魔妖一閉上眼睛專心的自我催眠,雖然他不願承認最近心悸次數有點超頻。

 

「喏,給你。」蛭魔妖一一睜開眼就是一杯熱氣蒸騰的咖啡。

 

姊琦真守拉開椅子坐在他對面。

 

「蛭魔,你難道都沒想過要加些奶精嗎?」她撐著頭注視著他。

 

「不需要那種東西。」他沒有看她,下意識有點不敢迎上她的目光。

 

「可是,黑咖啡的顏色很可怕耶,不用喝就知道很苦,一定很少人敢靠近。」她看著桌上的咖啡。

 

「少囉唆。」

 

「你試試看嘛!」她邊說邊開了一球奶精,在蛭魔還來不及阻止下就毫不吝惜的倒了下去。

 

「你看,」她興奮的語氣讓蛭魔妖一不禁順著她的眼神看下去。

 

一道細小的白色瀑布,一點水花也沒濺起地沒入黑色深潭中,而深潭如黑洞般把白光吸了進去,卻在下一秒從潭底湧出一朵朵白花,就像是水母浮出海面上那樣綻放,直到全都和深黑溶為一體成了賞心悅目的淺木色。

 

「很漂亮對吧?」姊琦真守盯視這場美麗的融合,「這種顏色很吸引人呢!」說完還率先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嗚哇!」苦澀的味道讓她吐了吐舌頭,「果然還是好苦!」

 

蛭魔妖一沉默的看著她拿起糖罐了肴了一匙又一匙進去,嘴裡還不忘塞些泡芙中和苦味。

 

她所做的一切又讓他心裡又跳起最近熟悉的音頻。

 

「死管理人,妳到底要多甜才甘願?」他看著她嘴邊上多了一小簇奶油,這句話不僅指事,也指人。

 

「甜到你習慣為止!」她有點捉弄意味的說,添糖的手沒有停下。

 

倏地起身,蛭魔妖一傾身掂起她的下巴,在她措手不及之下舔走了嘴邊的奶油。

「哼,」惡魔仔細品味口中擴散的甜味,邪笑地看著天使紅透的臉,「YAHAHA!以後黑咖啡都加奶精吧,死女友的。」

 

 

於是從這杯開始,難以親近的黑咖啡有了甜美柔和的奶精相伴,味道雖然依舊苦澀,卻多了點香氣。

 

 

至於糖,以後再慢慢加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lf 的頭像
Half

FreeLand

Hal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